中华绘图铅笔

也无妨

从广州到上海的火车上 认识了很多人 有的是因为同样买了站票挤在洗脸间里 有的是因为坐得近 有的是因为过来抽烟洗脸上厕所
手上文了一只绿蝎子的小伙子 帅气但是不怎么会说普通话的新疆人 正在给人当小三的爱赌未婚妈妈 胳膊上满是刀疤烟疤的理发师 独自一人穿着考究的和蔼上海老太太 在沪开饭馆的广州人 指点江山的东北汉子 帅气可爱的乘务员 带着孩子打工的妈妈 等等
不过说实在的 要是赶上了本来的那班卧铺车就好了啊…就不用又冷又饿地站二十几个小时…也不用倒车还半夜到家…
Já passou 不多诉苦

 (最后是偷偷画在宿舍墙角的自画像 澳门拜拜)

评论
 

© 中华绘图铅笔 | Powered by LOFTER